首頁 游記攻略中國 廣西 賀州 天堂頂風景區 此山頂上是天堂 ——記登賀州天堂頂

                此山頂上是天堂 ——記登賀州天堂頂

                作者:ply0001     9560人關注 10-19 13:22

                此山頂上是天堂

                ——記登賀州天堂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悟能哥
                  傳說西方有座山,它高入云天,遠離凡塵,神秘瑰麗。此山之頂便是天堂。那是神仙的居所,是靈魂的歸寓。
                  人人都說天堂美,卻戀凡世不敢去;人人都說天堂好,不積仙德去不了。真有如此神秘境地?我等不走尋常之路者想上去看看,去去就回,來一次從人間到神境的穿越。   一條細小的公路,傍一條下游叫河、上游叫溪的水流兜兜轉轉,順勢串起一個又一個現代村莊。越往高處,村越小、屋越簡。偶在屋前路旁的人們,一身土樸、神情單純,不懷妒疑,也不沾神氣。你說要去天堂,他便熱情地把你指向背后那高高的地方。   
                  人煙盡處,放眼但見一綿大山,巍峨屹立,峰矗云間,勁擎藍天。天純藍,云潔白,山凈綠,都無比透徹,無比新鮮。乍看就這么單純幾色,實又氣勢浩然,妙趣無窮,撩眼撼心。諸峰最高一峰,便是天堂之頂,那傲視同群的氣度,讓人仰目間倏然而生敬畏。   下午4時許,背上背包出發了。此行就我們三人,實在有些勢單力薄。總覺得各自龐大的背包里,滿裝孤獨和寂寞。阿強穿一身迷彩,背一個特警大背包,包里裝滿與爬山有關無關的東西,還外掛幾大件。看起來很神氣,像野營拉練的戰土,其實,他是剛剛上道的菜驢。背那么一大堆行頭,我料想不用多久,就夠他好受。叫他減去帳篷和不必要的物品,晚上跟我混帳。他不依,非要把這些連商標都未剪掉的裝備,背上天堂之頂去開齋,接受洗禮。我暗自叫苦,又不便打擊他的勇氣和自信。濤濤,一個看弱實強的女子,我多次山行都跟她有緣,于是她多次出現在我的山記里,這次又要寫她了。我也穿一身迷彩,傷殘老兵一個。因膝傷,淡出山野已一年多了。這次帶傷上陣,行不行真沒底。但上一回天堂頂,卻是一個強烈的心愿,行不行都要試試。我一包的標配和公用物資也不輕,考慮我的傷患,濤濤決定幫我背。她的包輕些,專準備給我背的。如此三人的組合,根本不成隊伍,極似脫離了組織的散兵游勇。但想一齊上天堂之頂,自然是要有緣用心者,無需勉強太多人結伴而行。
                  沿山路走約兩公里,踏石過一道清流,不久便鉆入了密林。林,竹木雜生,遮天蔽日。一條小路隱于林間,急拐直升。路間樹根盤絞,石塊縱橫,崖壁重重。人行其中,時時需手腳并用,異常艱難。沒走多遠,便苦累不堪,汗透一身。
                如我所料,雄心勃勃的阿強,走得最苦,掉在后頭,越行越慢,叫苦連天。休息起行放包起肩,都需我幫忙。他如苦命的馱騾,任人裝御遠超負荷的重載,滿臉凄楚和苦累。然而,人生第一次高山苦旅,又挑逗起他的獵奇之心。盡管叫苦連天,休息時還不忘打開微信,溫柔而又悲凄地向遠方的人兒訴說腳下每一步的艱難。想博取同情,顯幾分悲壯。
                  濤濤卯足一身勁,默默地在林里穿著、在石崖上爬著。那比人還高大的背包重重地壓在嬌弱的身軀上,實在太不協調。一次次伏身貼崖的艱難攀爬,總讓人擔心她無力起身,她卻又頑強地站在了崖頂。我拖著傷殘的腳,自然也行走艱難,每一步的分量都凝成了膝蓋的一次次隱痛,時刻擔心下一步還能不能撐得起。就這樣穿過牽牽絆絆,爬過石崖土坎。
                  隨著高度的提升,消耗越來越大。人越走越苦,天越走越黑,路無止無盡。對面山頂那片夕陽不見了,密林里瞬時一片漆黑。山里的天,竟然說黑就黑,不給人一點心理準備。三個渺小的人,霎時被黑夜吞沒,消失在莽莽大山里。驟然,“唰”地一聲,狂風大作,身邊竹木搖頭晃腦。頓時,寒冷切膚鉆心,讓人突生莫名的恐懼。
                山還有多高,路還有多遠?我們今晚住在哪里?我有些害怕了。我們必須找到一處水源和一塊平地,才能解決吃住問題,才不會挨凍挨餓。阿強已是竭盡全力,舉步維艱了。如此幾步一停,我們不知何時才能到達言傳中的營地。我們必須加快速度前進。我顧不上膝傷了,拿出手電,背上阿強的背包,拼命往前面鉆爬,他們也沒命地追。濤濤說她怕,問我密林何處才是盡頭。阿強問我水源在哪里。我只是出發前看了點攻略,營地水源的具體方位自然也不清楚,只好回答他們:就快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黑暗中走了一個多小時,我們走過一段寒風呼嘯的開闊地,以為快到了,誰知不久又一頭扎進了竹林里。人極度勞累,深陷焦慮,腳步卻不敢停止。黑夜中爬了兩個多小時了,還是穿行在無盡的竹林里。路途的艱難和遙遠,遠非我們料想。夜黑沉沉地壓,風一陣陣地吹,路若有若無地伸。焦慮與恐慌劇增,我們開始懷疑此行的草率。
                  突然,一條小溪出現眼前,大家頓時興奮不已。打了三瓶救命水,我們繼續前去尋找營地。沒走多遠,便穿出了竹林,來到空曠的山坡上。
                遠處一通漆黑,身邊石林、草木模糊成一片。我們放下背包,想就近尋找一處平地露營。黑暗中四處竄爬,好不容易才找到一處看似平整,實為斜坡的草地,決定就此扎營湊合一晚。前路不明,我們不敢再走,也沒力氣再去折騰。
                  天黑風大,搭帳篷又耗費了我們很大力氣。釋下重負,才覺得累得有些虛脫。只想睡,不想吃飯了。但已又餓又渴,不能不吃,不能不煮。我在旁邊找一處無草背風的地方,開爐架鍋,煮面條。
                  其實,阿強帶來了地道的家鄉臘味,我帶了一瓶燒酒。我們的初衷是,相約遠離人間的天堂之頂,當空邀月,對酌暢飲。圖那份高遠、清靜和逍遙。我們遠離塵世,千辛萬苦來到這名之“天堂”的境地,就想要暫忘凡事,做一回快樂的神仙。不需太久,就此一回。然而,不見明月,滿天密布的星斗,好低好近,伸手可摘,卻無比冷漠,不照亮山嶺,不溫暖我們。凄冷的寒風放肆地刮,透心地冷。極度的疲憊也在消磨我們的興致。美好的幻想不能成為現實。
                  吃了面條,再痛快地喝上一頓熱茶,恢復了一點元氣。我們無聊入帳,已晚上11時。
                  我搭帳篷的地方實在太斜了,睡上去人直往下墜。平躺側臥怎么都找不到一絲舒服,各處傷痛一齊折磨著本已疲憊不堪的身體。
                  此時想,如能躺在床上,該是多么幸福的事。又想,別說舒適的床,如能有一塊平地,讓人好好躺著,也是無比的幸福了。是的,幸福是比較出來的,要懂得知足。當下有此帳篷,無需吹風受冷,我也是幸福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風陣陣狂暴地呼嘯,如無數只魔爪陣陣撕拉掀打著帳篷,也徹底粉碎了我的睡意。累極的阿強應該是占據了一塊平地,一陣陣酣暢的呼嚕聲,讓我羨慕不已。也能聽到濤濤的陣陣輾轉。在黑夜里,在僻遠的莽莽大山之上,我們三人實在太過弱小。帳外沒完沒了的響動,莫非是來自外敵的襲擊?一個弱女子,哪有不怕的道理?我開始后悔,我們從幾百公里外趕來這里,只為爬一座山,這么艱辛,如此冒險,何苦呢?做人干嗎非要如此作賤自虐?
                  無法入睡,翻來覆去地想問題。把該想不該想的事情統統翻出來,想了一遍又一遍。無奈什么也沒想清楚,無奈天總是不亮。
                  天亦有情,因憐憫我們,老天不知覺中把月亮掛上天空,照遍山嶺,照亮了帳篷,驅除我內心的孤寂和恐懼。就這樣聽著風,任思緒亂飛,輾轉徹夜無眠。
                  天亮了,我們吵著去看日出。鉆出帳篷,抬頭便是龐大的山體,草青黃,樹矮綠,巨石一塊塊、一片片臥在草木間,立于山坡上。高山上的陽光雨露,滋養了眾生萬物,眼前不再是寂寥的山野,而是充滿生命活力的世界。我們藍綠的帳篷,如一大團花朵盛開在草地上,開出一道別樣的美景。
                東面暗藍的天空下,鋪開一大片白云。山與天相接的地方,一帶金光越來越亮,映紅了天邊的云,照亮了墨綠的山。瞬間,山頭吐出一團耀眼的金黃,描一扇薄紅在眼前的草木巨石、萬般生靈上。我們不在山頂,不見日出的全過程,卻沐浴了第一縷晨光。一顆滿載勞累的心,頓時受到洗滌,亦如陽光燦爛、似草木清純。
                  放眼腳下一幅綿長的山脊峰巒,半遮半掩地沐浴在晨曦下,與藍天彩云相映生輝,宛若仙境。這就是我們苦苦追尋的天堂之頂!我們真如游于仙境,仙一般的心情油然而生。
                尋仙境深處而去,發現再走百米,便是一個寬廣平整的大石臺,這便是山友們夢幻中的天堂營地。近在咫尺,只需沿路而下,黑夜里我們就是沒膽再往前走,害得我一夜痛苦無眠。我們艱苦跋涉那么遠,就差一點點堅持,卻不能到達理想的營地,人生處處何不如此?
                  就在這里好好欣賞一回天堂美景吧!白云離我們很近很近,如曬一灘新摘的棉朵,稀疏地鋪散在藍天下,靜靜地晾掛在山頂。緩緩的山坡,寬闊的平地,淡淡地染上了秋黃,起起伏伏、不見邊際。為使這樣的景致不落單調,蒼翠的竹林、堅韌的巨石,又巧妙地標綴于青黃之間。一點一團,自成妙筆。石仿如自然中的生靈,都有著各自的肖像和生命,或立或臥,或跑或跳,或玩或歇。一起享受著生活在天堂的無窮樂趣。
                  眼下一叢簡陋的屋,屋前還圍起寬敞的庭院,更有一面紅旗高高飄揚。這里是天堂之頂,沒有人間煙火,那屋可是神仙的住所?仙的居所自然有仙的風格,與人間是不同的。一定要進去看看,看里面住著的是仙翁,還是美貌非凡的仙女。
                  走近想象中的仙屋,卻聞得一鼻濃重的牛糞味。哈哈,這屋原非仙女的深閨,而是牛郎的牛棚!人都很難上到的天堂之頂,牛又從何而來?難道就跟這滿山滿坡的草一樣,是天然的存在?難道真是從天上而來?牛不在家,一早去到對面的山坡上追逐晨曦,享用陽光沐香、甘露浴甜的早餐了。
                 天堂之神秘,遠非于此。沿牛棚旁竹林密道拾階而上,高處有一平臺,其間是方方正正、大小一致的石塊堆壘而起的殘壁屋基。近看屋基成幾室,高處兩三米,低處僅露于地面。一塊天然巨石,依立墻側。沒錯,這就是傳說中的仙姑廟。以為它只是個傳說,原來它是真實的存在。天堂之頂就是仙姑的家園,果然沒錯!不遠處那一綿雄美的峰巒,便是為紀念仙姑而得名的姑婆山。當下,已成凡人游玩的風景名勝區。平常人到不了高高遠遠、充滿艱險的天堂頂,只有我們這些向往天堂,不走尋常之路的人,才幸能一入圣地,才幸得一瞻仙姑的住所。
                  是的,天堂頂上有姑婆。相傳,遠古湘桂大地一時瘴氣肆虐,平民受害深重。萌渚嶺南天堂山有妙藥靈芝能驅瘟疫。青年中醫阿滿,在未婚妻妙虹姑娘支持下,決心到豺狼出沒的崇山峻嶺天堂頂采集靈藥仙草。阿滿上山之后,多日不歸,杳無音訊。日復一日不歸,妙虹思郎心切,獨自上山尋找阿滿,七日七夜未能找到。卻采到大量靈芝,帶回配以草藥煎熬成湯,讓患者飲服,治愈鄉親。未知阿滿下落,妙虹終日上天堂山尋找,未見情郎誓不嫁人。年復一年,妙虹年紀越來越大,成為姑婆。一日鄉親發現姑婆不見,到天堂山尋找未果。后一德高望重長者得夢:天上王母娘娘感妙虹普救蒼生,忠貞愛情之美德,召至天上封為仙姑。鄉親為紀念、拜覲仙姑,在天堂山頂修建仙姑廟。   我們面前的廢基正是傳說中的仙姑廟。不知何時何故,廟宇破敗,這塊塊廢石之下,又壓著多少不為人知的故事,掩著仙姑幾多的思愁?我等凡人又哪能知道?我們盡管無知,景仰之心卻莫名而生,任靈魂離開軀體,隨仙飄游。
                  就此身臨仙境,觸景生情,心生幾分超凡脫俗的空靈,又有拂去世塵的潔凈,還有幾分情為何物的感懷。   流連于天堂仙境,卻又不能不回凡間,去做該做的凡人夫子。再來到那條天堂仙溪邊,把帶來的肉菜統統煮了。仙泉為湯,那味道實在美上天了。
                飯飽歇夠,背上背包,回眸一瞬,別過天堂返回人間。還是不會如神仙般飛越時空,我們縱身投入密林,愚笨地步步向下穿行。我們一路幾乎無語,是不堪背負比來時更重的艱辛,難忍膝蓋腳趾步步鉆心的疼痛,更有離開天堂,回去凡間,又應敷凡人凡事的傷感?

                網友評論

                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 |
                • 驃騎1965 回復

                  徒旅的天堂!!

                  發表于:10-21 09:27

                  • ply0001: 本帖最后由 ply0001 于 2018-10-19 15:54 編輯 此山頂上是天堂          ——記登賀州天堂頂            ......
                • 1290673730 回復

                  徒旅的天堂!!

                  發表于:10-19 16:55

                • 沐子801 回復

                  賀州有天堂頂?我只知道姑婆山

                  發表于:10-19 16:22

                  • ply0001: 本帖最后由 ply0001 于 2018-10-19 15:54 編輯 此山頂上是天堂          ——記登賀州天堂頂            ......
                • 早起一天 回復

                  走的挺辛苦的,謝謝樓主分享

                  發表于:10-19 13:24

                發布新帖
                8264活動更多
                官方小程序

                掃一掃

                8264

                免費送獎品

                时时彩连出最长多少期